1)第30章 v文_穿成端妃这杯具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  !--go--曹洛莹当晚回去就做起了噩梦,梦里她被丢进了虎城之中,四周环绕着各种野兽,豹子、老虎、狮子一个个张大了血盆大口朝她扑过去,她身上被咬掉一块块的肉,没有一寸完整的地方,却还保持着清醒,求生不得求死不能,恐惧和疼痛一直伴随着她。

  朱厚熜坐在一旁点着蜡在批票签呢,听到床上曹洛莹的呼吸不对劲,立刻放下手中的工作快步走过去,就看见曹洛莹脸色惨白。

  将人唤醒了抱在怀中,这才发现她身上已经被冷汗浸透了。

  曹洛莹醒来如同亲身经历了惨状一般,大口大口的喘气。感觉到皇上在自己身边,立刻紧紧的将他抱住,再次清醒的认识到,她要抓紧这个男人,绝对不能失宠。

  朱厚熜不停的轻拍她的后背,唤人递来一杯热茶喂给她喝,嘴上安慰着:“这是被魇着了,都是假的,别怕。”感觉她情绪好了一些才又问道:“跟朕说说梦见什么了,吓成这样。”

  曹洛莹将头埋在他的心口,闷闷的说:“梦见皇上不要婢妾了,将婢妾丢在虎城里给今天的狮子吃。”

  “胡说。”朱厚熜一巴掌拍在她脑袋上:“整天尽想些没用的,朕看你就是皮痒了,欠教训呢。”

  曹洛莹被他唬的也不敢吭声。

  朱厚熜看她老实了还不满意,又训斥了两句,才作罢。向旁边的内侍交代:“去豹房将值班的太医叫过来。”

  太医诊断过后就说婕妤娘娘这是惊吓过度,下去给她开了些药。朱厚熜看着苦着脸喝药的曹洛莹心想还是早上被吓狠了,要收收惊才行啊。

  于是第二日天还没亮曹洛莹就被他从被窝里给拉起来了,昨天喝的药,曹洛莹估摸着可能是有镇静作用的,没一会儿她就昏睡过去了,这会儿脑子里还是一团浆糊呢。

  强撑着眼睛被人梳妆打扮一番,就被皇上拉上了御撵。没多久就到了目的地。

  曹洛莹闻着呛人的烟味儿十分难受,却连咳嗽都不敢,这里一看就是修道的地方,皇上心中的圣地呢,她丝毫不敢放肆。

  朱厚熜带着她脸色肃穆的跪坐在蒲团之上,不一会儿一个道士打扮的小太监进来汇报:“启禀皇上,真人来了。”

  朱厚熜“嗯”了一声,示意将人给放进来,一点也没有要起来迎接人的意思。

  自从邵元节的事查出来之后,他对这帮术士就再也不是之前一般以礼相待了,在他看来以前对他们的好大概让他们忘记了自己的身份。

  那个方士进来之后跪下请安,曹洛莹一时之间有些尴尬,依她所知,皇上信道,最是宠幸这些方士,即便前些日子致一真人出了事,她也不敢低估这些人在皇上心中的地位。

  她这会儿犹豫要不要起来还个礼呢。

  偷偷瞧了一眼皇上的脸色,发现他板着个脸,也看不出心中

  请收藏:https://m.xinxin001.com

(温馨提示: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,否则内容无法正常显示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